温汤

中考备战
佛系更文,可适量催更

[曦澄]河伯娶亲

本来想写古风的,一开头就不对头了

本想让蓝漂亮是个大可爱的,脑洞一开蓝漂亮就把追妻套路学到入骨。

越写越随心所欲(´-ι_-`)边写便回想江澄是什么设定来的,蓝曦臣是什么设定来的(´-ι_-`)卧槽,又ooc了……


第一幕

邺城,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城,可年年都有络绎不绝的旅客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一个有个习俗。

每隔半个月,当地的老人选出年轻貌美而且待字闺中的姑娘穿上嫁衣做河伯的新娘。而且如若邺城的姑娘没嫁给过河伯,是不被允许谈婚论嫁的。

江澄是个对民俗十分痴迷的摄影师,家里除了莲花外就只有杂七杂八的民俗照片最多了。江澄对邺城的“河伯娶亲”早有耳闻,小时候也在因为和家人旅行经过这里而留过几天。最近呢又非常巧的所有的工作都指向邺城这座小城。

在收拾行李的时候,不知怎的江澄把一条旧抹额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大衣口袋里。

带着吧,反正不占地方。毕竟这条抹额是在那里得到的。江澄想着。

一到邺城 ,江澄很习惯地到当地的农家乐订房间。

“小伙子,喏,你的房间钥匙。”

“谢谢。”

就是走个过场,不要在意。( ̄ー ̄)

稍作整顿,江澄就带着相机出门了,第一天是属于他的。游走在这座小城里本就古朴的老街上,江澄停不下手中的相机,内心十分的满足。虽然还没有见识到“河伯娶亲”,但江澄还是觉得冷清的老街坊要远远好过热闹的“迎亲”。

江澄在街上随意一家小店门口的板凳上坐下,审视着他所拍的照片是否称心。

“先生的眼光真好,整条街最漂亮的就是那面马头墙。 ”一个白衣男子忽然弯腰看着江澄的照片,笑眯眯地说。

“哦,看来我和你的见解不大相同啊。我就觉得在你店前这段青石板路不错。”江澄抬头看他,顺手指了指那段路。

“哦,是吗,”男子还是笑眯眯的,“要不要来我店里坐坐?初次见面,我叫蓝涣。”江澄站起来,正视蓝涣。人自不必多说,必是“珠玉在侧,觉我形秽”。虽然是正儿八经的白衣,但也还能看到有些许流光的流云暗花。在领口和袖口还有一抹湖蓝,是波纹吗?

“嗯,你好。我叫江澄。”江澄随蓝涣进店后发现蓝涣开的是一家旧货店,风格是朴素的中国风,不过看一眼就知道商品肯定是有一定的价位的。

“看好什么了?”

“我就是看看。你的店挺不错啊,能拍照吗?”

“嗯,是你的话就可以。”

江澄完全没有听见后半句像表白一样的话。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江澄已经听不见其他了,疯狂拍照。蓝涣无奈笑笑,虽站在江澄的不远处,可蓝涣还是温柔地望着江澄。

仿佛他们二人相隔于一座不可逾越的沟壑。一旦踏过去,便山崩地裂。

“蓝涣,你别站在那里杵着,过来一点,诶,对,别动,就好!”

咔嚓——

“好嘞,抱歉啊,我看你干站着浪费你的脸,就拿你做人肉背景板,啊,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删了。”

蓝涣顿了一下,“晚吟喜欢我的脸吗?”“也不能怎么说……你这个人我挺喜欢的。”蓝涣心中一喜,一点点向江澄靠近,“所以……晚吟你喜欢我?”

江澄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心脏有些……

“蓝、蓝涣,我先走了。”“嗯,后天见。”“嗯……好。”后天就是“河伯娶亲”了。

回到房间的江澄仔细回想一下,“蓝涣是怎么知道我的小名的?只有小时候父母有叫过,成年后就没人再喊这个名字。”

我再走个过场(´-ι_-`)

活动当天

“江澄。”蓝涣对江澄招了招手示意,江澄走过去,蓝涣就一脸的歉意,“江澄,对不起。我……玩笑开的有点大。”何止是有点大,我当时都能看到粉红色的泡泡在周围飘!江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蓝涣,便直问道,“你怎么知道‘晚吟’这个名字?”“……晚吟,你还记得那条抹额吗?”“抹额?啊,我来邺城的这段时间一直带在身上……回答我的问题。蓝曦臣。”嗯?蓝曦臣是……蓝涣?

正当江澄陷入疑惑时,“新娘到——”


卡了(´ . .̫ . `)本来是想写短篇的,结果还是开始挖坑了(-ι_- )

[曦澄]猫儿,我等你(壹)

很可能会有ooc 还有我不会说情话

个人认为很玄幻

——————————————————————————

在云梦,有一家宠物咖啡店非常有人气。为什么?因为店主太会撩——魏无羡身边一堆妹子,一个身着汉服的妹子抱着一只比熊布偶一脸娇羞的样子,“店长,店长,你看看我适合什么宠物?”

魏无羡挑起了下巴,用手摩挲着下巴,“让我想想,嗯……拉布拉多犬吧,大型犬,有安全感,还很温顺,和你这种有儒雅气质的姑娘性情很合嘛。”魏无羡语罢,报以一个灿烂微笑,汉服姑娘的脸烫得都可以煎蛋。

唉~可惜啊,你们喜欢的店长是个死给。没错,他的对象就是那个与店内气氛格格不入但人气很高的蓝忘机。

江澄叹了口气,趴在猫爬架的最高处“俯视众生”。顺道心痛一下喜欢上魏无羡这个死给的妹子一秒钟。

“叮当~”又有客人了。江澄无意一瞥就被那个人惊艳到了:虽然长得和蓝忘机有九成相似,可是要比那张冰山脸要温和得多,还要更老成一点,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亲近感。让江澄忍不住去靠近他。蓝曦臣在柜台点里一杯拿铁,就坐在一个比较暗的位子。但是那个角落的正头顶上有一盏发出暖黄色光的小灯,更让蓝曦臣这个美如画的男子更是美得有些不真切。

江澄跳下猫爬架,很轻盈地落在吧台上,默默的观察着蓝曦臣。魏无羡擦了擦手,把沾着咖啡浓香的毛巾开玩笑似的扔在江澄的头上,江澄有些恼怒,扯下毛巾摔在地上,魏无羡笑嘻嘻地捡起毛巾,开始对江澄说:“诶江澄,看上了?”魏无羡挑了挑眉,江澄扭过头不理他。魏无羡有意无意地说:“江澄,他是蓝湛的哥哥蓝曦臣,也就是我哥。”江澄还是没有理他,反而是跳下了吧台走向蓝曦臣的桌子。

“喵~”江澄叫了一声示意,可蓝曦臣好像完全没听见,江澄又叫了一声,蓝曦臣放下手里的书,弯下腰对江澄微笑,抱起了江澄,继续看书。江澄看了一眼书,密密麻麻的字让他有点头晕——书有我好看吗!江澄莫名有点生气,两只肉垫推倒了书,跃身跳到书上。蓝曦臣稍微有些吃惊,然后对江澄报以微笑,双手开始摩挲着江澄的耳朵,江澄的耳朵抖了一下。蓝曦臣眼前一亮,忽然抱起江澄走向柜台。

江澄:喵喵喵?

“魏婴,我可以养这只猫吗?就几天。”

江澄:喵喵喵?

江澄感觉大事不妙,拼命对魏无羡使眼色,魏无羡眯着眼看江澄,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大哥,这只猫送你了。”

魏无羡!江澄现在的眼里可以说要冒出火来。

“多谢。”

蓝曦臣抱着江澄,开心得像一米八八的孩子走进超市。“对不起先生,我们超市不能带宠物进去。”

“不可以吗?”蓝曦臣抱着猫,有点为难。妹子看着蓝曦臣,脸有点红。突然说:“要不你让我拍张照片当屏保。”“可以。多谢姑娘。”

您是仙人吗。——妹子

你这算是刷脸吗?——江澄

回家

“猫儿,这就是你的家了,以后多多关照。”蓝曦臣对江澄微笑。

还笑?江澄略不爽。

“你自己先到处看看,我准备午饭。”江澄感觉蓝曦臣是疯了,这明摆着是对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可他现在是一只猫啊。

江澄先走到卧室,刚刚在超市没看他买了猫窝,看样子是要一起睡了。一盆兰花就摆在阳台,进行着光合作用。江澄发现这盆兰花不简单,不仅和自己一样是修道的,道行还比自己的高出至少2000年。

“先生你是?”江澄试探性的问一下,可兰花不应答。江澄心想大概是离开了吧,虽然有很重的灵气。

“猫儿?”蓝曦臣寻找江澄,“午饭做好了。猫儿你在哪?”江澄走到餐桌旁,跳到桌上。被午餐惊到(请自行想象)。

你是米其林出身吗?——江澄

那我呢?皇家猫粮吗?江澄望一眼餐桌,,靠近蓝曦臣的位子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碟子,应该是猫食了。江澄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下来,魏无羡那个家伙只给我吃猫粮。江澄愤愤地想。

“猫儿,怎么不吃?”蓝曦臣微微一笑,江澄和蓝曦臣对视,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就开始埋头苦吃。江澄不会承认因为一顿吃的会在心里种下一颗属于蓝曦臣的种子。

“猫儿,这么晚了,睡觉吧。”

江澄:才十点半你着什么急。

蓝曦臣笑眯眯地抱起江澄走进了卧室。江澄觉得能做出这么多美食的人不会是坏人(误),江澄吃饱喝足后,思淫欲睡欲,也就随蓝曦臣的便了。

……

……

蓝曦臣和你一张床就算了,你抱着睡是几个意思!?诶,算了~

蓝曦臣抱着江澄,嘴角笑意更浓。

……

……

午夜假番外

周围是一片漆黑,蓝曦臣的卧室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光。

江澄变回了人形。蓝曦臣没有太吃惊,抱得更紧了点。

晚安,澄澄。

期待明天(●'◡'●)ノ❤
放一百个心吧,“明天”是在一周后。